手機看新聞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湘潭新聞在線,湘潭權威新聞媒體!
 

實時·準確·聚焦

當前位置:主頁 > 國內快訊 >

女大學生用“裸照”作抵押借款 利滾利12萬變25萬

2016-06-14 12:02 | 來源:湘潭新聞網 | 人氣:1 | 評論

1

借貸寶宣稱“熟人借貸”,卻有很多“假熟人”在放高利貸,甚至出現女生以“裸照”為抵押借款的陷阱

2

活躍在借貸寶平臺的“裸持”中介

3

中介向北青報介紹“裸持”就是要拍“裸照”

近日,有網友曝光稱,通過網絡借貸平臺借貸寶,有女大學生被要求“裸持”(以手持身份證的裸照為抵押)進行借款,逾期無法還款將被威脅公布裸照給家人朋友,且借款周利息高達30%。13日,北京青年報調查發現,在一些借款群中,女大學生“裸持”借款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通過“裸持”可以借款的金額是普通借款額度的2至5倍,但逾期未還將面臨裸照被公布的威脅,甚至有借款人威脅“裸持”借款的女生提供性服務。

對于上述情況,借貸寶稱,高息、“裸持”等是用戶私下的個人行為,該公司無權干涉,并表示“出借款風險需要自擔”。

事件

網曝女大學生 “裸持”借款遭威脅

12日晚,北青報記者聯系上一位“裸持”的借款人林曉(化名),這個來自江蘇的女大學生現在正被債主威脅公布她的裸照。

林曉說,今年2月,因為創業開網店需要進貨,她通過“借貸寶”向平臺上的“熟人”借了500元錢。“一次借一周,一周的利息是30%,還的時候要還650元。”一周后,因為“逾期”還不上這些錢,林曉又在平臺上發布借款標,向其他“熟人”借錢還上第一筆借款。

所謂“熟人”是使用借貸寶的成員間的核心關系,一個人想通過借貸寶借到錢,只能向其添加為“熟人”的聯系人借錢,而其他用戶則看不到此人的借款信息。借貸寶平臺方默認“熟人”之間是相互熟識的,所以平臺不承擔借貸風險,而由借款人和出借人雙方自擔。

但是這里的“熟人”卻往往不是真正的熟人。林曉稱,在平臺之外,一些需要借款的學生和出借人都在幾個QQ群里,想借多少錢、什么時候還,這些條件談好后在借貸寶上互相添加好友,而這些人其實互相根本就不認識。

這種“假熟人”的借貸關系往往伴隨著高利貸。

林曉借的錢越來越多,30%的利息下,很快500、1000的小額貸款就滿足不了林曉拆東墻補西墻的需求了。“這時候就看到群里有中介說,女大學生可以‘裸持’借款,即使有‘負債’也沒關系,發送裸照給老板就能借到更多錢。”

林曉回憶,通過中介,她聯系了一位出借人,對方要求林曉發送自己的生活照、姓名、身份證、家庭地址和家人聯系方式,以及幾名同學的聯系方式,并索要了林曉手持身份證的幾張裸照和視頻,核實信息后借出了5000元給她。

即便“裸持”,能借到的也依然是周利率30%的高利貸,毫無懸念,林曉最后根本還不起。

“裸持”借款逾期后,林曉曾遭到借貸寶平臺的催款,此時,出借人也開始威脅她。“他們就威脅說還不上就把裸照發給家人、發給朋友。”

高利貸越滾越大,林曉通過借貸寶平臺總共向15人先后借款12萬余元,但只短短4個月時間,債務就已經滾到了25萬余元。這些借給林曉錢的人里,沒有一個是她真正認識的人,全都是“假熟人”,林曉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的真實身份。

越滾越大的債務還不是最致命的,林曉的裸照捏在3個人手里,只要林曉不能按期還錢,他們就威脅將林曉的裸照公布到網上,并發給她的家人和朋友。

林曉被逼得沒有辦法,最終只得將此事告知家人,在家人的幫助下,林曉開始慢慢還清這些高息貸款,“但到現在還有將近6萬元沒還上”。

現在,林曉更擔心的是,裸照在出借人手上,即使還清了貸款,會不會仍然被拿來威脅自己和家人,問他們要錢,“而且裸照一旦被發布到網上,后果也不敢想象”。

探訪

用裸照抵押

借款起步5000元

昨日,北青報記者以學生身份加入幾個借款群中,詢問是否可以借錢后 ,幾名“中介”添加記者為好友。

隨后,其中一名中介詢問北青報記者“大幾,專本,以及負債情況”。記者回復稱,自己為在校女大學生,但此前在借貸平臺上已經有2000元的負債,詢問能否借到更多的錢還貸。中介回復稱:如果多借都是裸持,不然就一次1000或者2000。中介解釋,“裸持”就是需要拍裸照,并且強調需要“露臉”。記者稱擔心裸照會被隨便發布,中介表示只要按時還款就不會出現這種問題,并稱自己手里的老板“一般都是逾期2個月以后才會有所行動”。

北青報記者詢問“裸持”可以借多少錢,中介稱一次5000元,但“資質好可以1萬元”。中介進一步解釋:“資質好”就是“個人資料好,還款情況好,長得漂亮點”。此外,中介表示,“裸持”借款后,借款人還需要給中介借款額10%的中介費。“群里不少做裸持的,(裸照)這個東西隨意發布是犯法的。”為了打消記者疑慮,中介解釋道。

隨后,北青報記者添加一位“老板”,在添加頁面上,發現需要記者回答以下三個問題:“是不是在校全日學生?誰介紹的?現在負債多少?”而添加老板,詢問“裸持”借款的信息后,負責對接的中介稱,需要先發送幾張自己的生活照給中介,之后再給老板發裸照。

在一名中介的QQ空間里,北青報記者看到,中介多次發布類似“開始接單,今天資料好的學生2000以上,裸持5000以上”的消息。此外,中介還曾發布消息稱,“想看裸照的”可以私信聯系他,都是“跑我單的”,并且有“詳細資料”。

北青報記者發現,一些“裸持”借款的女大學生疑似遭遇出借人以“性服務”為目的的威脅,被要求拍攝各種姿勢的裸體姿勢,甚至提出見面提供性服務,否則威脅稱要將裸照發送給借款人的父母、朋友。

交易

隱藏在借貸平臺下的

“暗箱操作”

按照林曉的說法,“每周收取30%的利息”明顯違反相關法規,這種借貸關系又是如何在平臺上實現的?

林曉告訴北青報記者,“交易都是在借貸寶平臺上完成的,添加好友后,我發布借款標,寫6500元,‘老板’接標后,先打給我1500元,讓我通過借貸寶再轉發還給他,他再給我余下的5000元,我實際上就只拿到這5000元,但還款的時候要還6500元。”

林曉解釋,這么做,也是“老板”規避被平臺監測到的方法之一。“平臺規定的年利率是0至24%之間,每周30%的利息都是私下里談的,再通過算好本金加利息的金額,在平臺上完成交易。”

回應

借貸寶客服稱

遇“裸持”借款可報警

林曉稱,她曾向借貸平臺反映過自己和其他人遭遇“裸持”、高息借款的問題,但并未得到平臺的回復。昨日,北青報記者致電該借貸平臺客服,詢問能否監測到上述情況,平臺方回復稱,該平臺是基于熟人、朋友間建立的借款人實名、出借人匿名的單向匿名借貸模式,“我們只是一個平臺,還款能力和資質需要用戶自行判斷,而且如果借款人和出借人是私下進行聯系達成協商的,平臺方無權干涉”?头表示,“用戶出借款時需要風險自擔”,建議遇到“裸持”借款這種情況可以報警處理。

那出借人、借款人和平臺之間有什么利益關系?客服解釋稱,平臺上的出借人每自然年在平臺上借出超過100萬元后,超出部分按照年利率0.3%收取“交易服務費”。

客服還介紹,根據平臺規定,借款人逾期不歸還本金和利息,平臺方會向借款人收取“罰息”和“逾期管理費”。此外,針對逾期未還的借款人,平臺還向出借人提供催款、催收服務,“一開始是電話催款,也有‘委外催收’,就是委托借款人所在的當地催款機構進行催款”。除此以外,借貸寶平臺還有一種被稱為“人人催”的催款方式,“人人催”由催款員執行,他們會去借款人所在地當面催款。

觀點

裸照作擔保沒有法律效力

如散發他人裸照涉嫌犯罪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互聯網金融法律事務部主任左勝高認為,如果借錢的學生真拿裸照抵押給出借人,那么從法律上來講是無效的。裸照不能作為抵押,裸照不是物權,屬于名譽權的范疇,因此用照片來當擔保法律不認可。如果以此相要挾發到網上,那么不但侵犯了當事人的名譽權,還可能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罪。此外,平臺如果存在審查不嚴的問題,就違反了相關規定,監管部門應該予以查處。

面對裸持借貸事件中,借款人和出借人私下約定利息的情況,左勝高表示,根據最高法民間借貸的司法解釋,如果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沒有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有權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則超出部分將被認定無效,當事人可以要求返還。至于24%和36%之間的部分,則要看借款人是否已經支付,已經支付的不退還,沒有支付的不用支付。

左勝高認為,目前針對互聯網金融平臺,相關法律還并不完善,只有一部樣稿,并且還沒有正式實施,去年發布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只是針對平臺的,比如平臺哪些能做,哪些是禁止的,這方面的法律還需要進一步完善,監管力度也需要進一步加強。

左勝高表示,一些校園借貸采取虛假宣傳的方式,誘導學生進行貸款,對于缺乏社會經驗的學生來講很容易就陷入進去,這種行為的危害非常大,“對學生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要量力而行,理性消費”。

延展

大學生網貸陷阱重重 申請100元貸你200元

除了高利貸、裸持這種高危借貸陷阱,學生作為沒有收入的群體,其個人信貸往往還面臨很多不易察覺的“貓膩”。

即便選擇利息較低的校園貸,很多學生也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債臺高筑。今年3月河南一名大學生便因欠下一家校園貸高額債務而跳樓自殺。北青報記者以學生身份在另一家校園貸款網站進行貸款。結果發現,原本申請貸款100元,網站卻貸給了北青報記者200元,這其中又有什么玄機呢?

貸給你的總比你需求的多

日前,北青報記者以借貸者的身份在一家校園貸款網站注冊了賬號,并選擇了為期一個月的“應急包”項目。第一次,北青報記者試圖借貸500元。

北青報記者在借款申請頁面的借款金額處填寫的是500元,但提交完本頁信息,通過該網站提供的所謂“大數據系統”的信用考驗之后,下一頁面卻顯示出本次獲得貸款本金為700元,并且標明了還款金額為706.93元。

按照官方信息所顯示的利息每月0.99%來計算,說明還款金額應該是在700元的貸款本金上得出來的。北青報記者重新申請了貸款。這一次,北青報記者申請的貸款為100元,期限一個月,通過信用考驗之后,貸款金額被提升到了200元。貸給你的金額總會比你需求的多。

廣東熊貓鎮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周凌宇告訴北青報記者,實際獲得款項多于申請款項這種情形可能是某些校園貸公司追求業績導致的。校園貸公司對于個人貸款額度的評級,類似于銀行的授信額度,但某些校園貸公司可能一味追求業績,直接依據最高額度貸款。

問題是,這200元,北青報記者能拿到手嗎?

實際只到手160元

北青報記者在貸這100元的時候,網站系統給出了一個提示:在借貸者收到貸款本金后,還需要一次性支付40元咨詢費,按時還款(包括提前還款)無逾期便可獲得40元的信用獎勵,若逾期便沒有該部分獎勵。

據客服稱,咨詢費是按貸款金額的5%到20%比率扣除的,該比率也由系統自動判定。北青報記者貸款200元,被收取40元咨詢費,可以得出這是按照最高比率20%來扣除的。而扣除之后,北青報記者的實際到賬金額為160元。當北青報記者問及系統是根據什么條件來判定咨詢費比率的,客服表示她也不清楚。

周凌宇告訴北青報記者,對貸款成功的用戶收取服務費,是目前很多校園貸公司的通行做法,平臺收取服務費無可厚非,但關鍵在于服務費的收取是否以足夠明確的方式提醒了貸款客戶。就比例而言,目前并沒有制度上的強制規定,服務費的定價本身也是屬于市場競爭的一部分。

最終,北青報記者拿到的貸款是160元,但北青報記者需要還的錢卻在201元左右,利息按照200元的本金計算。

北青報記者整個貸款的過程可以說是,原本只想借100元,但最終到手160元,卻按照200元的本金還利息。

北青報記者在借貸過程中,曾經用同事的電話號碼冒充親屬電話號碼填寫,但是同事并沒有接到求證電話。只是北青報記者自己接到一個電話,對方的目的只是在于確定是否是本人。

這家校園貸款網站自稱:“無打擾審核,充分尊重學生在親友中的隱私。”借貸無需擔保和抵押,只要借貸者的信用評審通過,便可進行貸款。

校園貸款維權律師被威脅

面對校園貸的亂象,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已經接受了20多名學生的委托,并向多家面對學生放貸的平臺發了律師函,一些平臺在接到律師函后免除了學生的貸款,但也有一些選擇威脅付建。

今年3月的一天早上,付建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看到打來的是一個私人號碼,“是通過網絡電話打的,這樣就看不出任何來源”,在電話里,一個男的惡狠狠地問他是不是付建,對方告訴他如果因為他的原因討不回借出去的錢,就要砍掉付建的一只手。

付建接觸到校園貸款平臺這件事情是在2015年末,因為一直在做法律熱線,有學生找到他跟他反映了一個情況,學生說有人找他們要他們去校園貸款平臺“刷單”,就是讓這些學生用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去貸款平臺貸款買手機,當時要求刷單的人告訴學生,他們只要刷單就行了,不會收學生的錢,但誰知到了最后,對方卻說要他們還款,問題是學生并沒有見到手機。今年3月,他接受了20多個學生和家長的委托,幫著學生維權。付建調查之后發現,校園貸款平臺的問題已經很嚴重了,最大的問題就是高利貸。

比如一個學生要通過平臺貸款6000元,還款期是1年,貸款平臺首先要扣除1800的保證金,學生只能拿到4200元,但是最后還款的時候要按照6000元的本金來還。同時還錢的時候要交大概1200元手續費,也就是說學生借到手4200元,但最終卻要還7200元。“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高利貸。”

在深入校園了解的時候,付建發現,校園貸款平臺都是層層分包的,貸款平臺會在一些省份發展省代理點,這些省代理點再到各個學校找中間人來做代理,具體方式是在學校里找一些有影響力的人,比如學生會干部或者班干部,每做成一筆貸款,會給他們進行返點,額度大概在2%至3%,省一級的代理點也會有相應的提成,比率大概在40%至50%。

如果貸款的學生不能按時還款,那么貸款平臺會采取多種方式“討債”,比如打電話、發短信威脅學生,找一些社會人員去校園里找學生,在學校里拉橫幅或者貼大字報,有的平臺還會直接找到學生家長,找學生家長要錢。付建在接待家長的時候就看到有討債的人直接打家長的電話威脅家長討債。因為還不起錢,怕討債的人來找,有的學生學都不敢上,只能外出躲起來。

對于那些不打算免除不合理貸款及利息的校園貸平臺,付建下一步會繼續幫著學生通過法律的途徑來處理這件事。因為幫欠款的學生維權,付建已經被威脅了多次,不少學生也被牽涉進去了,有幾個學生甚至怕追債已經消失了,不敢露面。

本版文/記者 張雅 李鐵柱 滿羿

(責任編輯:admin)
精品国内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少妇高潮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专区亚洲制服丝袜|久久伊人亚洲AV无码网站